萌學園會客室 > 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

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

 
   

你既是被困的昆蟲,也是結網的蜘蛛

在女兒七歲那年暑假,由於節能省電的關係,我們全家都同睡在一個小房間。展爸躺在房間的單人床,我和兩個孩子則窩在床邊的小地板,雖然擠,母子卻樂得在冷氣房貼身相戀,安全又溫馨。
之後,颱風來了,天氣轉清涼,不用開冷氣就能睡。喜歡一個人睡的展爸,移到了另個房間,樹哥哥也跟著過去。旦妹妹這時無所適從:「媽媽,我還想要三人睡在一起。」我因為太累了,沒有回應她的需求,一翻身就睡著了。幾分鐘後,我聽到啜泣聲,她坐在牆角哭泣著。
我有個靈感下來,對她說:「小女孩,妳坐在這裡哭,像是被蜘蛛網困住的小昆蟲一樣。可是,妳知道嗎?那個結蜘蛛網的大蜘蛛,也是妳。找到妳的光,把那些困住妳的想法,也就是蜘蛛網,用光融掉,妳就自由了。妳的想法,讓妳傷心、無助,那些想法就像蜘蛛絲一樣,一條條把妳纏住了,妳掉進了不知怎麼辦的傷心中,像被蜘蛛捕獲的小昆蟲一樣,覺得無助又無奈。事實上,妳也是那隻結網的大蜘蛛,用不是最重要的念頭,把自己給纏起來,動彈不得了。」
小女孩清醒多了,抬起頭看我。我說:「妳知道,現在最最重要的念頭是什麼嗎?」她搖頭。我說:「第一,樹哥哥還活著。第二,妳還活著。第三,爸爸還活著。第四,媽媽還活著。第五,我們互相信任,之間沒有誤會。第六,我們都住在一起。」她邊聽邊點頭,不哭了。我說:「去吧!做個選擇,看妳要睡哪個房間,我們都歡迎妳。」於是她跑去哥哥旁邊睡,我也很快就入睡了。夜半睡得半夢半醒時,旦旦又跑回來了,「媽媽,我在那邊睡不好。」我說:「那就來我懷裡吧!」我輕輕擁著她入眠。
「你既是被蜘蛛網捕捉的小蟲子,又是編織網子的蜘蛛。」這個比喻,對孩子來說很容易理解。那個蜘蛛網,是自憐的想法編織出來的,也是我們內在限制性的束縛念頭。外在的情境能否困住我們,就看我們是否與自憐的念頭綑綁在一起,我們若能與念頭保持距離,換個念頭或換個感受方式,就有可能離開。可以在孩子被情緒困住時,問他:「那個讓你哭或傷心的想法是什麼,你有留意嗎?當你感覺⋯⋯之前,是怎麼想的?」「可以告訴媽媽(爸爸),在你難受之前縈繞在腦袋的想法嗎?」
情緒的結果=外在的事實+把自己和此情境困住的想法
不要太快去安撫有情緒的孩子,也不要指責他們的情緒或孩子氣的想法⋯⋯讓孩子明白,他們可以聽見自己、了解自己,可以找到那些把自己困住的想法,可以重新決定。這是讓孩子擁有力量的核心態度。


處理不公平的感覺

旦旦兩歲時,如同平常一樣坐在我腿上,樹哥哥在一旁驕傲地拿著一卷紙,裡面有他的畫。
旦沒問過就伸手拿了哥哥的東西,哥哥一手就將紙卷抓回自己手上,動手打了旦一下。
旦很天真,沒任何受冒犯或受傷的感覺。身邊的爸爸看見了,說了一聲:「樹,不可以那樣。」樹吸了幾口氣,哭出來:「這是我的東西。」
我問:「樹,你心裡有生氣,是嗎?」
樹兒:「嗯∼」
我:「你氣什麼?氣旦旦拿你的東西?還是氣旦旦常常一個人被媽媽抱?」
樹深吸了一口氣:「兩個都有,我氣她沒問過我就拿我的東西,不公平。」
我很好奇:「喔∼你感覺不公平的地方有哪些?你可以口氣平靜地說嗎?」
樹兒說了三件事,越說越平靜。我仔細聆聽,並用了解的口氣「喔∼」回應。
他說完第三件事,就平靜下來,完全好了。
他說:「就是旦旦常常可以一個人被媽媽抱,我不行。還有,我要拿旦旦手上的東西都要先問過她,而她卻不用問我。還有,上一次在這裡吃麵包的時候,旦旦吃兩片,我只吃一片。」
老實說,他的確有些誤會,而我不急著解釋,只是平靜收下,用「是喔∼」來承接他內在的主觀真實,並暫時放下我知道的客觀事實。這動作在第一瞬間接納了孩子,是讓孩子平靜下來的第一步驟。這就是樹兒的想法,一個五歲半男孩的主觀真實。結束後,我說:「真好,你說出來了,媽媽聽見了,以後我會認真創造機會單獨抱你。還有,媽媽有教旦旦,要拿你手上的東西也要問過你。看來她還沒學會,媽媽會一直教她,直到她學會為止。媽媽很高興,你比旦旦先學會,要拿別人的東西要先問過。另外,麵包的事情我忘記了,你如果要吃兩片,你要負責跟我說,好嗎?」樹兒後來很放鬆。對一個五歲半的男孩來說,這些細節小事,就是他的重大事件—攸關手足間的平等感受與被愛的確信感。感謝我有機會回應他內在的委屈感。
多年後來看,兄妹倆現在如此和諧相愛,也許就是處理這些小細節所創造的支持系統,讓兩個孩子沒有心結地練習相讓相愛。當老大在抱怨不公平時,我就是一一聆聽,即使他有小誤解,也都說:
「真好,你說出來了,我聽見了喔!」
「喔∼原來你是這麼想的。」
「我很高興你已經做了⋯⋯」
「我們可以這樣改善⋯⋯」
這四個句子(步驟),以及「爸媽願意為你改變」的意願,能讓孩子感受到被支持、被愛,也能鼓舞他表達出內在的真實。這樣孩子就能保持敞開,願意把內在世界對外分享,非常重要。
其實,對年幼的孩子而言,父母如同神一樣巨大。我們在讓孩子吐露自己的陰影想法時,可以充滿愛與光,孩子的脆弱就被溫柔與力量承接。這支持孩子以後也可以這樣陪伴自己的脆弱,而不會貶低或壓抑它們,或是,為了忽視、不想感受脆弱,而把自己變成無感、心靈力低弱的成人,或是,累積過多的脆弱未表達,最後包裹上憤怒與怒意,投射到妹妹身上。若父母能暫時把自己認知的世界放到一旁,先以孩子的主觀世界為凝視的對象,並同意他:「你說的,我都聽到了。」如此,孩子會感受到被信任與被愛,這會幫助孩子更相信自己,對自己有更多的肯定。
接下來,我會積極回應孩子,並且不會疏漏他可以負責、可以行動的地方。積極鼓勵並讓孩子明白,藉由換個想法,他可以改變自己的感受,讓自己有更多的權力和力量可以行動。最後,如果孩子的認知有誤解,與大人的認知相差太遠,我們才在此時解釋。要創造一個環境,讓孩子學習相互支持、相愛,而不是相互競爭。


找到情緒背後的想法

記得在懷老二時,央求樹兒幫忙拿抱枕給我而他不肯,我就落淚了。那是懷孕時的脆弱敏感,看到孩子因為媽媽哭而有無助的神情,我說:「媽媽哭,是因為當你拒絕時我想著你可能不愛我,是這個想法讓我哭的。其實,你愛不愛我跟你這一次不幫忙沒有一定的關係,媽媽想清楚這點並相信你的愛,就不用哭了。」
覺知自己如何詮釋情境,並因而產生感受,是管理情緒的基本認知。
讓我們受苦的情緒,背後有個讓人受苦的故事,而自己是身在其中的受害人。這故事在我們裡面重播一次就又受傷一次,當舊的苦能一再戳痛我們時,記憶就先於外在情境了。最簡單讓孩子能學會此基本認知的方式,就是父母的身體力行,在家示範為自己的情緒負責。
六歲的樹兒,成熟度夠了,我將這個情緒負責的概念放入,在他有情緒時我會問,「是什麼造成你有這樣的感受?」有次全家要出門,大家已經在公寓的電梯口,他臨時進門找襪子,然後哭著走出來,手上沒襪子。換我進去幫他找到一雙襪子後,我們就急著上車。在車上,我問:「你的什麼想法讓你哭?」他聽得不是很懂。我又說:「你哭的時候,心裡在想什麼?」他回答:「我在想,為什麼媽媽都不幫我洗襪子!」
聽到這讓我噴飯的回答,我笑了出來。原來他找不到襪子,於是如此詮釋的啊!這想法真是符合他內心的傷,妹妹出生後他受傷的核心語言是:「媽媽不重視我。」我笑了,跟他解釋,襪子都洗了,只是沒放入抽屜而已。最後,我強調:「媽媽很認真讓大家都有乾淨衣服穿、舒服襪子換,這是我們相親相愛所造成的喔!」我覺得這是美好經驗,孩子未明的傷被說出來,並學會回歸情緒的責任。母子倆還澄清了其他誤會,而他隱藏的傷,也準備好要探出頭來,讓我陪伴……


無法說「不」時,可以有夢想

曾經有一年,我那住在森林的思鄉病又發了,想要去山區租房子,讓孩子回家可以有後山和鄰近的湖泊玩耍。
當時,我們找了房子,去探勘後,在還沒簽租約前,孩子都不同意搬家。孩子是很有彈性的,說「不」是基於他們現有的舒適區,而我們可以用夢想在更大、更深的地方與孩子相遇。這是我們協商的過程:
我問小五的樹兒說:「旦旦不想搬家,你說我們能做些什麼?」樹兒說:「其實,我也不想搬家。」兩個小孩一直都表達不想搬家。對於新家,樹兒的心是敞開的:「哇∼好大的院子喔!哇∼」雖不同意但他有讚歎。旦旦則敞開得比較慢,第一次探訪被狗狗嚇到了,第二次去探訪沒有狗狗,她放鬆些,然而,對於蜘蛛、昆蟲和小黑蚊等,她非常封閉、害怕。
於是,我坐下來跟孩子們聊聊,說起了「結婚」的比喻。我說:「結了婚,就表示兩個人想要住在一起,有人不想搬家,是很傷腦筋的。不是媽媽要離家住到新竹,就是爸爸要離家住到員林,或是我們兩個都同意要住在某個城市。」樹兒接著說了:「如果你們有人不想搬家,就不會生下我們了。」我同意他說:「是啊,因為媽媽搬離原來的家,才能天天在一起。」我繼續說起自己十五歲時離家到台中念高中,二十九歲離家到美國念研究所,那種不捨、哀傷、勇敢,以及成就感。
最後的結論是:「爸媽已經決定了,你們說『不』很尷尬。不能說『不』,可以說夢想,說夢想就有了幸福。」樹兒開始說:「我的夢想,是有個足球場可以練球。」旦旦說:「我的夢想,是沒有昆蟲和狗狗。」其實那個院子很大,卻是房東的停車場,加上我們預計租屋的時間不長,所以沒有預算去做大草坪。然而,也許可以⋯⋯於是,我打電話查詢,並算了預算,畫了設計圖,樹兒應該可以有個人工草皮的地毯式練球區,不過每次要踢球,要打開草皮就是了。那個沒有昆蟲和狗狗的夢想,我一時無法回應,我答應旦旦隔日想辦法。
隔日,我帶她去百貨公司,對她說:「山上,是蚊子的家,牠們是那裡的原住民,我們是新人,要學會跟牠們和平相處。所以,媽媽買蚊帳給妳,保護妳好嗎?」我們看了白紗蚊帳,我說:「睡在裡面,就沒有蚊子能進來了。」小女孩很喜歡,興奮地說:「不知道為什麼,我想像睡在裡面,會有一種⋯⋯說不出來的好感覺①。」然後,我們坐下來吃點東西,我畫起設計圖。我會給他們倆一人一個小區域,這個區域可以作為個人祕密基地。我畫了自己的綠意家園夢想,小男孩與女孩的心,逐漸對我的夢想多敞開些。旦妹妹在我畫設計圖時,鉅細靡遺地把她記得那房子所有「有厚重蜘蛛絲」的地方,用原子筆塗啊塗⋯⋯接著,又畫了「狗狗出沒區」。喔∼原來,她說的害怕,可是如假包換,畫出來後,反而舒坦多了。我向她保證,等我們搬過去蜘蛛網會被清乾淨,還說:「我們可以跟狗狗做朋友。」
「不能說『不』,可以做夢」是我給孩子的喊話。那年孩子陪著我們做夢,透過畫出願景設計圖,引導著孩子一步步跨出城市的舒適區,與我們攜手準備一個山區的夢。
後來,我們成功租了房子,那裡有大院子和後山,孩子們害怕的事情都沒有發生。在山上與狗狗成了好朋友,足球場沒有建造出來,但樹哥哥有個後山可以探險;白紗帳因太熱沒用,反倒經常在後山搭帳篷玩耍。那些事前的溝通,鬆開了孩子的害怕與抗拒,而夢想的落實,是在沒被逼迫且敞開的心中實踐的。
而旦妹妹最驕傲的,是與很多大蜘蛛住在一起一點都不麻煩。她說:「我們班同學說,她去博物館看到大蜘蛛,好可怕喔∼我就問她有多大?媽媽,我跟妳講,那個蜘蛛還不到我們家蜘蛛的一半大呢!我還跟同學說,大蜘蛛是好朋友,可以吃掉蚊子和蟑螂。」
孩子在害怕時,對新事物是封閉的;當考驗通過後,可是勇氣充滿。力量,就是這樣長出來的。

 
作者簡介-王理書

暱稱Mali,美國堪薩斯州立大學教育科技與心理諮商雙碩士。曾任物理老師、諮商老師、親職教育專長;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,與丈夫定居新竹,以演講、工作坊與寫作為主。
理書的專長是帶領人與自己相遇,在愛中收下並轉化生命所給予的一切經驗。無論是閱讀理書的文字或參與工作坊,都能感受到心靈被碰觸的飽滿與感動。她的生活簡單,喜歡在人來人往的咖啡店寫作,嗜巧克力,愛唱歌與掰故事,陪孩子玩耍。在她的家中,當孩子玩起來笑聲盈滿時,有如置身光亮的天堂。在工作坊中,她會創造一種兄弟姊妹情誼,讓原來陌生的參與者一下子就有家人的親近感。
著作:
《養出有力量的孩子》
《帶著傷心前行:一個心理工作者的自我療癒故事》
《做孩子心中的小太陽》
《做情緒的小主人:一對諮商父母的教養書》
《幸福在我之內》
《碰恰恰說故事魔法》
《這樣守護孩子的心靈自由》
個人部落格/幸福之旅
FB連結



【方智出版社簡介】

同樣出自於清代章學誠《文史通義》:「以概古今之載籍,撰述欲其圓而神,記注欲其方以智……故記注藏往似智,而撰述之來擬神也。」因此,「方智」取其方正智慧,闡釋生命深度生活情味。 方智出版社於1988年出版首作以來,除了全力開發非文學書系之外,也譯介國外優秀作品。為了迎合廣大讀者的閱讀口味,近年來更積極開發國內優秀作家作品,均深受讀者喜愛。
方智長期耕耘新時代系列,並針對一般大眾方智出版也引介了心靈勵志作品諸如《The Secret 祕密》,本書並創造台灣書市首本暢銷破100萬冊的成績!轟動全球的蘭迪鮑許教授《最後的演講》、沒有四肢的力克.胡哲《人生不設限》等,還有《先別急著吃棉花糖》等膾炙人口的作品。在文學方面,方智亦開闢了日本知名女作家系列,譯介了江國香織、辻仁成、恩田陸、山田詠美等人的系列作品。在女性健康方面,方智引介了塑身女皇鄭多蓮一系列作品,也深受女性讀者回響。
未來方智將繼續以「活出自己的人生,追求身心靈的成長」為出版理念,為讀者出版更有生命深度、更有生活情味的精采叢書。